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注册即送39,无需申请

发布时间:2018-06-24


80年代的人妖合影80年代的人妖合影80年代的人妖合影80年代的人妖合影80年代的人妖合影

注册即送39,无需申请


80年代的人妖合影80年代的人妖合影

油价再度大涨2.8% 一度突破50美元大关油价早些时候因为美国炼油厂罢工的消息以及低迷的中国制造业数据而一度下跌,不过纽约原油价格延续上周五时候的强劲走势,盘中突破每桶50美元的大关,最终大涨2.8%至每桶49.57美元。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OPEC)的多名代表周一表示,由于季节性的需求疲弱,虽然沙特阿拉伯打击其他产油国原油产量增速的策略可能已经开始取得可见的成效,但是到这个夏天之前的油价会继续受到很大压力。奥巴马公布4万亿美元预算案 美股收盘大涨周一美国股市震荡收高,道指上涨1.14%。埃克森美孚第四财季盈利下滑但高于市场预期。美国12月个人支出创2009年以来最大跌幅。油价继续上涨。奥巴马公布的4万亿美元预算案也受到关注。美国总统奥巴马周一向国会提交了一份极具野心的预算方案,包括了5000亿美元公共建设项目和旨在为其他很多议程提供资金的一系列增税措施 而共和党人将其指责为一个将税入直接变开支的文件,对于限制已经高涨至18万亿美元的国债负担毫无帮助。这项总额达到4万亿美元的总统版预算围绕奥巴马所说的“中产阶级经济学”展开,希望为很多美国人提供税务减免,但是对高收入阶层、企业、特别是金融行业实施增税。希腊总理称将留在欧元区 股指大涨逾4%希腊新任总理齐普拉斯周一称,他领导下的左翼政府将与所谓的“三驾马车”(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展开谈判,并排除了向俄罗斯求援的可能性。齐普拉斯同时称,希腊将会留在欧元区内,消息刺激希腊股指大涨逾4%。美国总统奥巴马日前表示,他对希腊新政府寻求撤销条件严苛的援助项目表示同情,称希腊的欧洲债权人在强制要求希腊政府偿还债务的同时进行经济重组上应该有个限度。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则警告说,希腊和欧元区之间的对峙局面是“全球经济的最大风险”。英国财政大臣的警告凸显了欧洲决策制定者对于希腊反财政紧缩立场的动向可能在区域内造成意义深远影响的担忧。欧央行委员称QE没有时间期限 不会匆忙结束欧洲央行执行委员会成员伯努瓦-科维周一表示,欧洲央行的大规模资产采购计划将是开放式的,不会被“匆忙地”结束。他说,这个每个月购买600亿欧元(677亿美元)资产的计划将会持续至少到2016年9月,“我们也说过,这个项目会执行到我们认为物价朝着我们所定义的稳定水平持续收敛时为止。”他强调,“是的,这是一个开放式的项目。”苹果拟再发行50亿美元债券 投资20亿美元将GT工厂改造为数据中心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苹果计划发行50亿美元的债券,为2013年以来的第四次债券发售。该知情人士称,此次发行的债券最长期限为30年。债券发行的收益将主要用于回购股票,派息,偿还债务,以及其他一些用途。此外,苹果公司计划投资20亿美元,将亚利桑那州的一座工厂改造为数据中心,这座工厂原属于蓝宝石玻璃生产商GT Advanced Technologies(以下简称“GT”),但GT已在去年10月申请破产保护,原因是其未能生产出符合质量标准的iPhone蓝宝石玻璃显示屏。油价大跌施压 埃克森美孚Q4净利润同比大降21%埃克森美孚周一公布了2014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报告显示,埃克森美孚第四季度总营收及其他收入为872.76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1108.60亿美元;净利润为65.70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83.50亿美元下滑21%,主要由于受到原油价格大幅下跌所带来的不利影响。北京时间2月7日凌晨消息,加拿大财政部长乔-奥利弗(Joe Oliver)周五表示,美国目前正在带动全球经济增长,但是这样的情况不可能持续,其他国家都应该出面承担更大的责任。乔-奥利弗是在多伦多区市长会议期间的发言中提出这一倡议的。他说,世界经济在2015年的开局有些艰难,“启动全球增长将是G20国集团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下周的土耳其会议期间最优先同时也是最重要的讨论内容”。乔-奥利弗说,“虽然目前美国正在带动着全球经济,但是这样的情况不可能持久。我们需要的是全球增长的关键性支柱能够支持住自己。”G20国集团是在2007年到2009年的金融危机期间诞生的,世界最大的多个经济体在当时共同提出了一个全球性的刺激方案,但是在各国以不同的速度发展之际,这个合作团体在当下也面对着更加微妙的挑战。乔-奥利弗说,“欧元区正面临增长无力和通货紧缩的问题。欧洲之外,中国和印度等主要新兴经济体的增长也正在失去动力。”他还指出,“乌克兰,伊拉克以及叙利亚的地缘政治危机也是重大的风险,让复苏更加复杂。” (孔军)
80年代的人妖合影

注册即送39,无需申请
北京时间2月18日凌晨消息,外媒近日刊文称,在1997年秋以前,欧洲各国已经在奉行一种公约,但直到这一年的秋天,这种公约才真正苏醒过来,当时颇具影响力的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局长马丁 费尔德斯坦(Martin Feldstein)发表了一篇论文,极力主张欧洲各国领导人有关建立一个货币联盟将可在这片大陆上培育出更大的和谐与和平的期望是错误的。在那时以前,欧洲已经屡次遭受了战火的洗礼。这种公约“更有可能的结果是带来更大的冲突”,曾担任里根总统首席经济顾问的费尔德斯坦在论文中写道。欧洲内部的战争“将是格格不入的,但并非不可能发生的”,他还补充道。“有关经济政策和干预国家主权的冲突可能会增强长期以来的仇恨,这种仇恨是以历史、民族和宗教为基础的。”不消说,费尔德斯坦这种清醒的预测在当时受到了欧洲人士的广泛嘲讽,甚至也被美国的许多经济评论人士视为“越俎代庖”之举,其中包括《华尔街日报》的编辑委员会等。但在今天,他的这种论断看起来就不那么离谱了。没错,并不是他的所有观点都正中靶心,比如说他预计欧洲的货币联盟将会带来更深的联合,如通用的外交和国防政策甚至是军事联合等。有趣的是,费尔德斯坦曾担心一个更加独断专行的欧洲可能会因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而与其发动战争。在上周接受采访时,费尔德斯坦澄清道,《外交》(Foreign Affairs)杂志的编辑在当时发表他的论文时“加了料”。他说道,那时他的观点实际上是说欧元区可能会加重成员国之间的紧张关系,从而导致冲突升温,但并不带来真正的战争。不过,尽管存在这种误差,但过去五年时间里发生的情况已经证明了他的结论是正确的:用死板僵硬的通用规则把一些各不相同的经济体“捆绑”在一起,禁止它们寻求实施独立的政府支出或利率政策,那么一旦这些国家的经济命运产生分歧,那么这种做法就注定了失败的结局,没什么民主政治体系能处理好这种“捆绑”关系。公平的说,许多经济学家都早已认识到欧元区货币协议安排的缺陷。但是,欧元区的倡导者则仍旧固守欧洲各国应当团结一致的概念,没能理解费尔德斯坦曾经强调指出的一种至关重要的、不可削减的经济计划障碍,那就是即便在统一的欧元区体系之中,政治却仍是本地化的。在欧洲面临的危机中,绝望的希腊选民已经激发了最新的一场恐慌,他们选出的民粹主义新政府已经承诺将终止财政紧缩措施,而这些措施是为了换取欧元区伙伴国的财务支持才实施的。但是,希腊并非欧元区所面临的唯一问题;现在的问题是,政治“传染病”正在空气中传播。在西班牙,去年刚刚诞生的左翼党派Podemos已在民意调查中迅速抢到了许多民众的支持,该国将在今年晚些时候举行大选。该党承诺,如果能够当选,那么就会在上台以后减记西班牙的债务。“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政治是一种经济策略的结果。”伦敦经济学院的学者、曾在比利时国会中任职的Paul De Grauwe说道。“当你们推动一些国家实施财政紧缩政策时,就会有失业者推动极端党派上台,而你们对这一点不该感到意外。”经济从来都是相当直白的,不会拐弯抹角。基本上来说,欧元区现在所遭遇的困境主要就是因为缺乏增长。在欧元区所谓的“边缘地区”,一些债务累累的国家 其中不仅包括希腊和西班牙,同时还包括意大利和爱尔兰等 一直都在削减预算、裁减工作岗位和降低工资,希望能藉此减轻债务负担。德国是欧元区各国中最大的债权国,同时也是欧盟策略的主要“架构师”。德国方面极力主张,这种财政紧缩措施对于矫正以往经济繁荣年代时的错误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当时的低息环境引发了支出的“狂欢”,这种“狂欢”在希腊体现为大量的政府支出,而在西班牙和爱尔兰则体现为私人部门的大肆支出。但是,传统的矫正措施一直都未能奏效:负债经济体的经济收缩速度快于其债务的收缩速度。“一个致命的事实是,尽管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并遭受了很大的痛苦,但债务与GDP总额之间的比例仍旧高于危机以前。”哈佛大学肯尼迪商学院的杰弗里 弗兰克尔(Jeffrey Frankel)说道。“即使你不在乎那些贫困的和极端派掌权的政府,但你甚至都无法恢复财政稳定性。”要解决这个问题并不是不可能的。对于欧洲北部地区的债权国来说,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放松债务国的紧张状况,向其提供债务减免,允许其提高支出以刺激经济增长。或者,这些债权国也可以自己进行更多投资活动,从而提高本国的工资水平和物价,进而鼓励贫穷国家的经济产出也实现增长。然而,这条道路却会带来一些政治上的“并发症”。对于德国及其他富裕国家的选民来说,他们并无兴趣将资源转给欧元区的那些边缘国家。另外,他们对自己国家的繁荣景象感到安逸,另一方面二战过后的恶性通胀还记忆犹新,因此他们还在担心通胀上升的问题。哪怕是最可怕的“末日”即将来临的警告看起来也不太可能会令这种公众情绪发生改变。这就带来了政治上的一种制约。“对于接触边缘国家中的政治危机而言,正确的政策就是以加重德国的政治危机为代价。”De Grauwe说道。“这将可阻止共产主义者接管南欧,但同时则将推动右翼极端势力在北欧上台。”欧元区原本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来建立。牛津大学的Simon Wren-Lewis指出,如果欧元区各国政府原本被允许实施反周期的财政政策 也就是当经济强劲扩张时削减预算,并在经济增长减速时积极提高支出 那么当前的危机将可在很大程度上被避免。但是,德国对预算赤字的痴迷却成为了最后的胜利者。这就意味着,现在一切都要依靠欧洲央行了。从制度上来说,欧洲央行不受民主政治的约束,但当然该行也并不是无法察觉到政治环境。在过去两年时间里,欧洲央行一直都在扮演向陷入困境的成员国提供救助的“最后贷方”的角色,现在则希望通过所谓的“量化宽松”计划来为欧元区经济增长提供刺激,这类似于美联储在美国的做法。但费尔德斯坦则指出,这种债券购买计划不会产生太大影响,这是因为长期利率现在就已处于较低水平。其他一些选择也都同样受到了政治上的约束。弗兰克尔建议欧洲央行应购买美国国债,这将导致欧元进一步贬值,从而刺激欧元区的出口。费尔德斯坦则提议采取“收入中立”的税收刺激性措施,也就是加快新投资的折旧速度,同时伴以调高公司税的措施。这些想法是否能让欧元区从现在的“沼泽”中脱身呢?或许可以,但这些最新的学术性提议看起来有点儿像是溺水者想要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他们或许不会尝试这些做法,或者是这些做法不会奏效。”费尔德斯坦说道。“如果是那样,那么欧元区危机可能就没什么解决方案了。”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呢?《金融时报》的经济学家马丁 沃尔夫(Martin Wolf)在最近发表的一篇专栏文章中指出,对欧元区的成员国来说,创造欧元区是其第二糟糕的想法,但任由欧元区分裂则将是最糟糕的想法。如果欧元区想要生存下去,那么不仅仅是希腊和西班牙的选民,而且是德国和荷兰等国家的大多数选民都必须被说服并相信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们有必要作出妥协。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们已经被说服。(星云)
80年代的人妖合影80年代的人妖合影



(责任编辑:北干听风)

附件: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8972142059号  京公网安备4503652276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38075号 邮编:95379